在見到夏鶴庭之前,早就聽說她的Hermès手袋數量驚人,殊不知她的珠寶收藏更讓人彈眼落睛,每一件都帶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夏鶴庭說,即便是先生在紀念日贈予的珠寶,她也要親自挑選,因為她相信自己的品位,也最了解自己內心的喜好。

1.png

這些美物是夏鶴庭的珠寶作品珍藏中的一小部分,看得出她對設計與獨特性相當重視,也很懂得挑選適合自己的款式。

夏鶴庭已經留了十多年短發,每隔一個多月都要飛到香港,找她最信任的發型師修剪。正是因為這一標志性的發型,夏鶴庭愛上了佩戴耳環, 挑選珠寶時,也特別講究用耳環來凸顯自己的氣質。

2.jpg

夏鶴庭佩戴Dolce & Gabbana耳環

3.pngDAMIANI:大師級Absolute系列耳環10年前購于香港,我喜歡這對耳環的顏色和款式設計。

“我喜歡造型略微夸張一些、設計上比較靈動的耳環,如果沒有看到特別中意的,會跟品牌要求定制,甚至親自參與設計。比如我找Boucheron 做的兩對耳環,一款是孔雀羽毛形狀的,比較隆重,適合參加晚宴活動;另一款相對來說簡約一些,適合夏天日常佩戴。”

4.png

CARTIER:Tutti Frutti水果錦囊高級珠寶腕表2014年在巴黎定制,用了兩年的時間才完成,全球僅有3只。水果錦囊是Cartier高級珠寶的標志性設計,自然意義非凡。

在夏鶴庭豐富的耳環收藏中,不僅有一對以未燒過的藍寶石打造的Boucheron 高定孤品,還有她與Cartier 的設計師反復溝通后根據她的想法和意見定制的個性化精品。“說起來,這對Cartier 的耳環還是我為了搭配一枚Cartier 水果錦囊系列高級珠寶腕表去專門定制的。當時我在圖冊上看到這款全球限量三枚的腕表,靈感來自印度,工藝很獨特,帶一點異域風情,雖然等了兩年多才拿到手,但現在品牌已經不做這個系列的腕表了,我還挺慶幸的。”

5.png

ANNA HU 圖蘭朵系列祖母綠耳環:2014購于香港,因為看到奧斯卡影后娜塔麗·波特曼戴著這對耳環亮相紅毯特別好看,所以特意請好友Anna Hu為我定制了一對。

從收藏第一枚Cartier 的Baignoire 系列腕表開始,夏鶴庭就對這個經典品牌情有獨鐘。除此之外,她也會購買諸如Anna Hu 等華裔珠寶設計師的首飾,支持他們的絕佳創意。“我覺得Anna Hu 的設計,就不能用太花哨的衣服去搭配,如果穿比較素凈的白色禮服,在質地和顏色上就是相輔相成的,更能凸顯美感。我買珠寶,就是享受佩戴和欣賞的樂趣,并不考慮升值的空間。你看每年拍賣市場上珠寶的最終價格,跟原價相比都是打了很大的折扣。”

經常參加高級珠寶展覽的夏鶴庭深知,現如今好東西越來越少,價格也越來越昂貴,但她對寶石是否大顆、純凈度如何并不看重,更在乎設計的藝術性以及眼緣。每年的結婚紀念日,夏鶴庭的先生都會給她訂購珠寶作為禮物:“這些珠寶的價值對我來說不那么重要,因為是先生的一片心意。早些年,先生會瞞著我去買,想給我一個驚喜,但現在我都會跟他說,千萬別買,讓我自己挑吧。因為他買的珠寶,通常不是我最喜歡的。我常在全球各地跑,見到的東西都是最頂級的。我先生是個商人,做生意很成功,但在珠寶方面的眼界和眼力未必有我好。等我看中什么再讓他買,一樣是他的心意。”

6.png

AUDEMARS PIGUET 女裝珠寶腕表:這是我父親在大約26年前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也是我人生中第一只珠寶腕表。

二十多年前,夏鶴庭第一次從父母那里獲得了珍貴的禮物,包括一枚Audemars Piguet 的腕表,和Mikimoto 的珍珠項鏈。盡管如今這些首飾都被完好地保留下來,但她已很少戴了。“年輕的時候,什么都想要,現在回頭看款式有點老氣了。如今我會選讓自己看起來更年輕、更有活力的款式,色彩也會選更亮、更豐富的。7.png

CHANEL 高級珠寶 Plume de Chanel:白 18K 金鑲鉆胸針,2015年購自巴黎,我喜歡它靈動飄逸的質感。

我覺得不同年齡階段的人,戴珠寶的感覺是不同的。年輕時我完全沒有辦法駕馭胸針,現在卻覺得很美,尤其是冬天,搭配深色大衣和皮草,再適合不過了。”夏鶴庭說。

8.pngDOLCE & GABBANA 高級珠寶胸針:2017年在意大利米蘭購入,古董紅珊瑚和小蜜蜂以及鮮花的搭配,讓人感覺像是置身于春天的花園中般喜悅。

前陣子,夏鶴庭和女兒劉珈希一起去Tiffany&Co. 挑選了一套戒指,可以混搭、疊戴,組合靈活多變,母女佩戴同款很有意思。“我的小女兒倒是還沒流露出對珠寶的興趣,包括我的衣服和鞋子,她從沒說過想要試一下。雖然她也和姐姐一樣開始去意大利為品牌走秀了,但對衣著的要求還是以舒服為主。兩個女兒都跟我一樣很有主見,以后我收藏的這些珠寶她們未必想要擁有,還是讓她們自己去開拓感興趣的領域吧。”

 

更多鐘表珠寶資訊及其他精彩內容,請詳見——《尚流TATLER》三月新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