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在美國出生的第二代華裔,Daphne Cheng在芝加哥長大,在紐約成名。她12 歲因為減肥過度患上了厭食癥,直到她讀了《救命飲食》這本書開始成為Vegan(嚴格素食主義者)。克服厭食癥之后,她花費很多精力考上了眾所周知的常青藤名校 UC Berkeley,卻在大學一年級輟學前往紐約烹飪學校接受專業廚師培訓,接著又在康奈爾大學拿到了蔬食營養學證書,繼而正式成為了一名“紐漂廚子”。Daphne善于從中餐、美餐、法餐等各種風味中汲取靈感,至今她已創造了1,600 道無重復的素食菜品,幫助曾經的老板打造了15 家素食餐廳,舉辦了無數場Dinner Party,招待過的賓客名單中不乏Vera Wang、Lea Michele等名人。她和奧巴馬一起受邀,參加米蘭食品創新峰會并發表演講;也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受James Beard Awards (素有美食界的奧斯卡之稱)邀請主持首次素食盛宴的女主廚。2017 年,她放下曾經獲得的種種殊榮和在美國的成功事業,開始在中國籌備和推廣健康有創意的素食餐廳,希望掀起一場都市精英飲食的蔬食革命。

11111.jpg

從常青藤名校輟學去做一名廚師看似是一個非常瘋狂的決定,為之你付出了怎樣的努力?

我的父母并不支持我成為廚師,他們希望我從事醫生、律師之類的安穩工作,但我知道自己并不想做那些,所以選擇退學去探索熱愛的事情,這也許是我這輩子最瘋狂卻也最正確的決定。當時我住在紐約東村,這里就是我夢想開始的地方——紐約翠貝卡公寓306 室,148 平方米,我用自己的全部積蓄開了這家私廚。我嘗試每周辦兩次晚宴,每次邀請 12 位客人。當時的我沒有想到,通過朋友的推崇和社交圈的無限擴大,這里會成為食客們趨之若鶩的地方。比如婚紗女王Vera Wang、美劇《歡樂合唱團》女主角Lea Michele、著名鋼琴演奏家Eric Lewis 都曾是這里的座上賓。

你曾和奧巴馬一起受邀參加米蘭食品創新峰會,在這個全球食物行業最頂級的大會上你發表的演講主題和內容是什么?

我當時的演講題目是:看新一代如何改變世界飲食。我表明了自己對未來飲食結構的看法,并提出了終極Superhuman 計劃。希望通過IP 概念在中國打造全民蔬食偶像,建立可持續飲食社區,顛覆國人的飲食認知,并以此撬動一場飲食變革,傳播更時尚、更健康、更有愛的生活方式。十幾年前,當我成為純素主義者的時候,還是很小眾的事,但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這個潮流。

peach.jpg

素食主廚Daphne Cheng創作的料理

你是什么時候決定來到中國的?當時是出于一種什么樣的原因?

2016 年的夏天,有中國的媒體朋友介紹了我的故事,并邀請我在北京、上海和廣州舉辦晚宴,引起很多人的好奇和關注,這種全新的蔬食理念非常受大家歡迎。2016 年底,我決定搬回父親的老家上海,于是我在短時間里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籌備起新餐廳,每天還會花 3 個小時學中文。  

你在5 年的時間創造了1,600道無重復的素食菜品,有什么方法和理念嗎?

素食主義并不意味著單調,我的秘訣就是打破常規,制造創意的食材搭配和烹飪手法。無論是傳統食材番茄、土豆,還是新興蔬果羽衣甘藍、牛油果,或者是烹飪難題香菜、折耳根,我希望將世界各地的食材無國界、無規則限制的巧妙組合。比如用蓮子做冰淇淋,用豆皮當甜品……讓每一次品嘗都是一次全新的體驗,而且可以通過飲食結構的調整做到營養均衡。

在生活體驗中可以汲取不同的靈感,業余時間你有什么其他的愛好嗎?

我特別喜歡旅行,尤其是關于美食的旅程。旅行可以賦予我各種新鮮的靈感,教我更好地烹飪。前段時間我去了大理,我喜歡綠化很漂亮的地方,不喜歡只有高樓大廈的城市。上海就很迷人有魅力,這里有很多有歷史的老房子,街道兩旁的樹木也讓人心曠神怡。

 

更多TATLER人物專訪及精彩內容,請詳見→→《尚流TATLER》四月新刊

Tags: Vera Wang, Daphne Cheng, 素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