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人都關注環保的今天
旅游業已成為
全球氣候變化的高度敏感行業之一
如今旅行中所產生的巨大的 “碳排放”
對環境已造成嚴重影響 

640.jpeg

面對此問題
我們應該如何解決呢?
又如何將綠色出行落實到旅行中呢?
難道真的要像人們說的那樣
為了環保而放棄旅行嗎?

640.gif

最近,有這樣一個問題引起了大家的爭議:你是否會因氣候變化而放棄旅行?面對此問題,很多人都給出了不同的答案。

640-1.jpeg

我們曾以為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行為習慣對于環境是無害的,但是現在,所有人都清楚地意識到人類日常生活對我們棲息的這個脆弱星球所產生的影響。為此我們放棄了快時尚,放棄了一次性塑料袋、塑料吸管和水瓶 ······ 但是,我們是否真的有必要放棄旅行呢?這個問題,直到最近一段時間,才開始被視為具有全球意識的公民應有的崇高追求。

640-2.jpeg

幾周以前,Jessica Iredale 對此問題提出了道德上的質疑,當她被問及是否需要放棄旅行來幫助地球時,她直接了當地回答說 “不”。據 Jessica 透露,去年 7 月,她曾往返飛行與紐約市與希臘雅典之間,結果,根據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碳排放計算器的統計數據顯示,這趟她日夜工作換來的旅行,只讓她收獲了 7985 公斤碳排放的 “貢獻”。

640-3.jpeg

當然,這并不是她當年唯一的旅行。在過去的 12 年中,Jessica 一直進行著時裝周的 “值班之旅”,她從紐約飛往倫敦、米蘭和巴黎,參加一年兩次的 “時尚馬戲團”。即使碳排放量巨大,她也從未間斷過。根據 Zeroto Market,Ordre.com 和 Carbon Trust 近期發布的報告顯示,每年在時裝周期間與零售商有關的旅行,會導致約 24.1 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可見這個行業對環境的影響。

640-4.jpeg

從碳足跡的角度出發,旅行和飛行帶來的問題早已在歐洲引起人們的關注。去年 8 月,瑞典青年氣候活動家 Greta Thunberg 乘坐太陽能帆船駛向紐約,參加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那時候就已經激起了大家對這個問題的討論。阿根廷奢華旅行服務機構 Mai10 的合伙人 Maita Barrenechea 說:“我認為將要發生的事情是,人們將更加謹慎地考慮他們的旅行地點、方式和原因。” 

640-1.gif

面對目前旅行給環境帶來的影響,Barrenechea 稱她有不少客戶會要求搭乘火車而不再是飛機進行旅行,特別是在鐵路系統發達的歐洲。他們選擇在當地采購食物,不去人滿為患的地方,也盡量避開容易造成浪費的酒店自助餐。她還收到越來越多對生態環境更友好的旅行需求,包括徒步旅行、自行車旅行和探訪農村地區等。她說:“比起托運行李,人們開始傾向于便于攜帶的行李,因為行李越輕,燃料的消耗越少。有些乘客甚至還為選擇經濟艙而非商務艙感到自豪,因為前者碳的排放更低。” 

640-5.jpeg

如 何 消 減
旅 行 帶 來 的 “ 碳 排 放 ” ?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其實有很多可以降低碳排放量的措施,比如 “碳抵消”,通過植樹等方法從大氣中吸收盡可能多的碳,從而抵消碳的排放量。現在已有很多人這樣做,其中包括亞馬遜、谷歌、開云集團、LVMH 集團,甚至還有埃爾頓· 約翰爵士(Sir Elton John),用于抵消去年前薩塞克斯郡公爵和公爵夫人哈里和梅根乘坐私人飛機前往他位于法國南部住所的碳排放。

640-6.jpeg

目前,我國航空業也根據 “國際航空碳抵消和減排計劃” (CORSIA)設定了從 2020 年實現碳中和增長的目標,計劃到 2050 年將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至 2005 年的一半。國泰航空美洲地區高級副總裁 Philippe Lacamp 表示,國泰航空正站在 “國際航空碳抵消和減排計劃”(CORSIA)的最前沿。他說,國泰于 2014 年投資了生物燃料公司 Fulcrum Bioenergy,成為首家進行該類投資的航空公司。在某些航線上,國泰開始使用生物燃料和常規燃料的混合物,也為旗下飛機進行了 “減重 ”,同時,國泰也將用回收再造后的尼龍來制造飛機上的地毯,而不再使用一次性塑料。 

640-7.jpeg

除了以上航空公司和一些企業所做出的改變,Tatler 也采訪了一些和環保、旅行相關的專業人士。面對旅行對環境所造成的不良影響,他們都有怎樣的想法和建議呢?

640-8.jpeg

趙  暢
SISSI CHAO
2019 Gen.T 新銳先鋒
可持續時尚的創變者、REmakeHub創始人趙暢

“旅行是看世界最好的方式。通過旅行,我可以去認識新事物,尋找新靈感,體會新發現,讓自己吸收更多的信息。”
Tatler尚流
就目前旅行所造成的巨大的“碳排放”,你怎么看?

趙暢:我覺得需要更多的交通品牌一起加入減碳計劃,現在很多汽車已經開始用電,飛機也開始使用生物燃料,我相信未來會有更多環保的交通方式落實到減碳排放的事項中。

Tatler尚流
面對目前旅行對于大環境的影響,你愿意因為環保放棄旅行嗎?為什么?

趙暢:我覺得這兩者之間并不矛盾。現在很多旅行也是減碳的。比如在東南亞,有些旅行社就會帶著游客去種樹,吃素食,清理垃圾等特別的體驗。這樣的旅行反而更能幫助減碳。

Tatler尚流
你在以往的旅行中都會采取哪些消減“碳排放”的措施呢?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些在旅行中有關環保的建議嗎?

趙暢:我的大多數旅行都在海邊,所以一直會和朋友在沙灘邊清理一些塑料垃圾。有時候,我們也會在潛水時清理一些海底的漁網。如果出去觀看景點,我們基本會多使用公共交通來減碳。我認為旅行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在當地產生過多的垃圾,造成當地的危機。可持續,合理的旅行方式是現在更推崇的模式。我們生活在自然環境中,應該與之相融,這樣才可以持久永恒,達到平衡。

640-8.jpeg路  小  菲
LU XIAOFEI
2018 Gen.T 新銳先鋒
指南貓旅行CMO首席營銷官

“旅行對我來說是生活方式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自己有一句話是“旅行不是夢想,生活才是”。我在一年中的每個假期都安排了旅行,就像職業目標一樣,我對旅行也有目標。每年都會有新的想去吃,去玩,去看的地方,從中汲取更多的生活能量。”

Tatler尚流
你怎樣看待旅行帶來的“碳排放”問題?
路小菲:旅行的消費是人類經濟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旅行作為一種剛需,在現有的能源使用情況下,的確很難通過 “直接減少旅行” 來達到一個減排的效果。我希望在未來能夠有更多環保能源的 “長途交通工具” 出現,讓大家能夠感受世界旅行的同時,也能相比現在減少碳排放。

Tatler尚流
針對目前旅行給環境帶來的不良影響,你愿意減少旅行次數或是放棄旅行嗎?

路小菲:旅行其實是很多目的地的經濟支柱和核心收入產業,如果很多人不去當地旅行,本地人為了生存和收入,會進行更多高碳排放經濟活動。所以很難說放棄旅行就一定會帶來環保的結果。我在去非洲博茲瓦納的旅行中發現,很多歐美及亞洲的旅行者不僅給當地帶來了更多的收入和就業機會,同時也提升了大家對保護野生動物的環保理念。旅行的酒店會全部用太陽能發電,污水也有很好的再利用措施,他們還將這些運營的收入投入到當地野生動物的保護項目中,我認為很多時候,需要的是平衡的發展,而不是放棄旅行。

Tatler尚流
你在以往的旅行中,都做了哪些和環保相關的事項呢?有什么建議可以和大家分享嗎?

路小菲:旅行時,我會自帶洗漱用品,如果有用過的一次性洗漱用品也會盡量帶走。常年的旅行經歷讓我學會了精簡行李,不僅旅行方便,產生的碳排放也會更少。旅行者能自發做到的減碳行為還是比較有限,除了說自帶旅行洗漱用品,支持當地食材的餐飲之外,也可以多進行低碳環保的出行體驗,比如徒步和自行車。目前在國內也有越來越多的酒店和民宿,擁有自己的農場和農產品來支持低碳餐飲,同時提供充電樁,讓更多電動汽車能夠環保出行。雖然全民的低碳出行實現還是有待時日,但是從日常很多小事做起也能減少對環境的破壞。

640-10.jpeg

姜  宇  霏
JIANG YUFEI
2020 Gen.T年度榜單評委
共益企業中國項目經理、益橋中國Fellow

 “旅行是我人生 Bucket List 的 Top 1。我是一個重度旅行發燒友,曾走過 70 個國家和地區,喜歡看冰川、沙漠、瀑布、星空這些極致的自然風光。旅行,讓我對這個地球有了更加深切的熱愛。“

Tatler尚流
對于旅行帶來巨大的碳排放量,你怎么看?

姜宇霏:旅行算是碳排放大戶,全球 8% 的溫室氣體排放都是來自國際旅游。在當地旅行的碳排放,其實和人們日常的生活相差并不多。當國際旅游的物理出行無法避免時,長途交通可以通過購買碳信用的方式來支持其他環保項目以中和碳排放。工作上的商務出差往往可以通過虛擬會議的方式來替代,另外就是在有替代方案的時候盡量選用公共交通的方式。盡量減少短期長途旅行,可以將地理位置相近的地方串起來用較長時間的一趟長途旅行走遍,從而減少平均單次旅行的碳排放。有些人倡導慢旅行,而不是大巴趕路打卡式旅行,這樣更有益于減少碳排放。

Tatler尚流
你之前的旅行經歷,讓你對環保有了怎樣的認識?

姜宇霏:在沒旅行之前,很多小伙伴會覺得冰川的消亡,海冰的消融,北極熊的困境,城市的光源污染等環境問題離我們日常很遙遠。但正因為走過那些地方,才覺得那里與自己的生命也有聯系的一部分。當去過的地方發生自然災害,你會更切身的難過。對于還沒有去過但已消亡的地方,也會更有對環境的危機和緊迫感。很久以前,我參加過馬達加斯加一些森林保護的國際志愿者項目,嘗試個人對環境影響的力量。旅行回來后,我也會做一些有關環保旅行的分享,希望讓更多人看到可持續旅行的生活方式。畢竟保護地球,是需要全世界的人們相互理解與合作才能一起面對的共同挑戰。

Tatler尚流
面對目前旅行對于大環境的影響,你愿意為了環保放棄旅行嗎?為什么?

姜宇霏:不會。旅行是我的人生最大的熱情,我們可以通過調整自己的行為方式來改變,比如可持續旅行。全球最大的旅行探險企業 Intrepid Travel 不僅做到了 100% 碳中和,還正在超越達到 carbon negative 的目標。另外從環保的熱情來看,我很喜歡《180度以南》這部紀錄片所提到的,每次從戶外回來,我們都會感到自己有些不一樣了。熱愛戶外與自然的人們才會深切感受到 “When open country is gone, we will be gone with it”,從而在自己的日常生活,在企業的運營中,甚至一些國家保護區的公眾倡議中發起自己的個人力量。從商業的角度來看,旅行資源也是當地人愿意保護當地生態資源的最大動力之一。一旦旅行資源消失,如雨林旅行消失,樹木也許就會被砍伐成為木材,那恐怕是對環境更糟糕的影響。